囊萤映雪

有多懂事,就有多累。

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大哭一场,然后继续相信这个社会……再努力的存货在这个世道……

神烦黄少天生日快乐!!!

第一次同人,就是一个初遇……

  我只是无聊……

  大概会有很多错字……

  所以,慎入!


==============================

  “啪!”的一声,说书人拍下手中的醒木。“上一会说道剑圣为救弟子卢瀚文,孤身一人踏上了去往京城的路,他不带一名蓝溪阁弟子,只带了他的剑‘冰雨’!以一敌百……“今天茶楼的说书人还在讲着剑圣的故事。

  在茶楼二楼,一个黑衣青年正听得入神。他有着一张极好的面容,但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坐在他对面的青年虽不及他,但长相也很清秀,给人一种和气的感觉。

  “小周有兴趣吗?”即使对面的周泽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多年好友江波涛却依旧看出了他的心思。然后就是不出所料的得到周泽楷的点头回答。“剑圣的名号在三年前便被传遍江湖,主要是三年前的帮派之战。他仅凭一人之力解决数十名对手,最后又在蓝溪阁快要败下来的时候以一招幻影无形剑一击逆转,从此被冠予了剑圣的名号。但即使他扬名已久,江湖上真正见过他和知道他真正的名字的人却少之又少。不知此趟蓝溪阁之行不知可不可以见识一下传言中的剑圣。小周也很期待对吧。“得到的是周泽楷的一个微笑。


  南方的蓝溪阁,五大门派之一。位处高山之巅,唯一一条上上路就是由山脚直通山顶的一条石梯。长长的一条石梯,从山脚一直蔓延到山顶,插进山雾中看不见尽头。

  黄少天发誓自己真不是故意的。他站在蓝溪阁大门前,前面是一条长长的石梯,直直的通往山脚。如果失足滚下去了,就算是有武功的人也得摔个半死。但是他刚刚不小心把宋晓打下去了……“额……要不我现在就去把徐景熙叫来,应该可以救的吧……”看着被山雾掩盖住的前方,脑里闪现的是喻文州笑得温和的脸,不禁打了个寒战,还是算了吧。

  周泽楷和江波涛二人已经是走到了山腰处了,就在此时,一个人从山雾里滚了出来。以一种极其慢的速度慢慢的滚到了他们的脚下后停了下来。这是蓝溪阁迎接人的方式吗?江波涛想笑。

  “哎,你们是什么人?”宋晓站起来拍干净身上沾染的灰尘,又整了一滚乱了的衣服后问道。其实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的副阁主大人总是找他们练剑,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一套很好的应对危险的方案。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样他们这些人都不知死多少次了。

  “这位兄弟,我们是来拜访蓝溪阁喻阁主的。”和人打交道这种事还是江波涛在行一点。

  “哦,你们是来找阁主的啊。走,我带你们上去。”宋晓转身上便走,心中度量着,从山顶滚到山腰已近滚了有一段时间了吧,再走上去也要花不少时间,黄少应该走开了吧。

  宋晓走在了最前面,引着两人前进。不多时蓝溪阁大门出现在眼前,还有靠在蓝溪阁大门边上的……黄少天!

  一副慵懒的样子靠在门边上,抱着手臂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的黄少天用一种极其慵懒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三人,其实主要目光都是放在了宋晓身上。就在黄少天不知咋办的时候脑里突然回放了一下刚刚自己和宋晓比试的最后一招,也就是把宋晓踢下去的那一脚,实际上自己没用多大了还有当时感觉就是没碰上的。想到这些黄少天已经是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就不走了,在这等宋晓回来。

  蓝衣,腰间挂着一把长剑,束着一条高高的马尾在脑后,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眼中透露出的是慵懒,还有几分不可一世和凌厉,清秀的面容上有几分刚毅,这是周泽凯眼中此时的黄少天。眼神只是从周泽凯身上扫过,不做多余的停留,但那一眼却犹如可以穿透云颠的飞箭,一箭穿心!